Discuz! Board's Archiver

坟场蹦迪4 發表於 2019-2-22 20:23

纯真年代

11月的天,说冷不冷,可是说不冷也就冷了。礼拜天嘛,多睡一会儿,狠狠地按下烦人的闹铃;暖哄哄的被子里面,躺一下就再躺一下吧[url=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chanjing/b/20091014/11153079059.shtml]白癜风专家新春会诊[/url],反正星期天呢,没领导,怕什么?

  天冷了吧,怎么感觉大街上也变得静悄悄的,一阵风吹来,同时夹杂着几片秋天的落叶,其实树叶是最悲哀的,掉落的那一刻:是风的追求、还是树的不挽留?这谁都不清楚。

  跑到更衣室多加了件西装外套,真的有点冷了。礼拜天总是一个人上班,整个办公楼空荡荡的,静得我怕出鬼。打开电脑趁着机子在‘嗡嗡哈哈’打哈欠的时候,去为自己接杯水,一个人上班,没个习惯把灯开得明晃晃的,做什么好呢?真是无聊得可以啊,打开网站看小说,找点感觉吧,已经好长时间没写写东西了,手痒着,再想想上面布置的作业还没完成,便打开文档开始敲敲打打起来,冬天时间就是过得慢一点,太阳开始暖暖地顺着玻璃门照进来,放下手中的活,先歇着;看到楼下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哦,是我妈呢,大清早的,什么事!我匆匆跑下楼去,妈虽然不识得几个字,可是也不能和那些小市民形象的妇人比,妈至少不会和人吵架,她嘴是最笨的,也就是这样,我也遗传了她的大部分基因,不说话、不笑,但妈却是和蔼的,妈的皮肤白皙,身材很好,不会像一般妇人家,到了中年的时候体态发胖,妈不高,可是两条腿连我都羡慕:很匀称、修长。

  “妈,大清晨来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“哦,陪我去一下银行,我去给你舅舅汇点款。”

  “哦,哪个银行?”

  “建行。”

  “行,走吧!”

  “你楼上没人啊?!这样行吗?”

  “放心就是了,走吧。”

  走到大街上,冷风直钻我的脖子,我用右手揽着妈的肩膀,感觉好像朋友平时揽着我一样自然。来到建行门口,门外可能也在改建什么东西吧,走到大厅。其实中国这么多银行我也就是喜欢建设银行,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银联卡上的那条龙吧,我属龙的,特别有亲切感;填了汇款单,交了钱,可是输了几遍也没进去,我疑惑了:

  “妈,你是不是把帐号给记错了?”

  “不会的啊,你大姐今儿早上才告诉我的!”

  “手机给我用一下,我再问问。”

  打通了,姐是市人民医院的,成天忙得晕头转向,那边声音嘈杂,听着很困难,对了几遍,总算是行了;第二次去汇,服务人员告知还是错误,这下奇怪了,再打电话、再核对;第三次去,服务人员说,帐号都19位数,你才18位数,少了一个。我、、、、、、、无语,禁不住笑出声来,妈坐在那里好像没她的事儿似的,整个大厅的人看我在那‘演戏’,再打通电话的时候,我把声音都给提高了八分贝,不管了,第四次去,心里念着‘阿弥陀佛’别再整我了,好烦啊,紧张兮兮看着服务人员脸上的表情,还好,行了,长长吁了一口气,擦擦额头上因为紧张出来的汗,正准备掏汇款手续费,见那人摆摆手,我便退了出来,对着妈做了个“OK”的手势,拉着她走出了门。拐到半路,姐打电话来了,还没等她开口呢,我先知先觉告诉她:
[url=http://jbk.39.net/yiyuanzaixian/bjzkbdfyy/]北京治疗白癜风哪个医院看好[/url]
  “行了,汇过去了。”

  “哦,这样就好;妈[url=http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]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皮肤医院[/url]呢?”

  “边上,你们聊。”

  “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  走到我楼下,我说妈你回家吧,外面风大,妈说没事,她要顺便去超市买点菜,也行,我就先上去了。妈问中午回家吃吗?家里有客人。算了吧,你也知道,我中午从来不回家的。与妈道了别,我又坐回机子前开始工作,将近中午了,没想去吃工作餐,叫了份外卖,多少省事!12:30的时候,眼睛有些吃不消,恰好这时朋友电话打来了,这是他的习惯,每天中午都习惯打电话给我,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,

  “吃饭没?”

  “都几点啦,再不吃饿晕了!不想吃饭,想吃拉面。”

  “你再不吃饭,就等着回家给我打吧;干嘛呢,又聊QQ是吧?你再去聊、再聊去就是了······”

  “才没有呢,不聊了,眼睛都吃不消,我在忙。”

  “哪天我‘突击检查’啦,给我抓到罚你一百块!”

  “你等着啊,我不聊呢?你奖我二百块!”

  “那我亏了不是,赔本的生意我······”

  嘻嘻哈哈好长时间才咯下,其实女孩子再怎么样,有个人关心你、疼你就是幸福的,还记得昨天两个人闹别扭呢。然后,转过身,看着桌上厚厚的一叠文件,头又开始痛了,不做完吧,虽然没赶着用,可是心里就是不踏实,再坚持一下吧,比这累的时候又不是没有,什么时候学会娇声娇气了?下午坐着坐着就开始冷了,太阳慢慢落下去,我用保温杯接了杯热水来取暖,值班经理经过的时候,搭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,埋头工作;其实学了这个专业挺后悔的,不是我的爱好,人都说要向着自己的兴趣、爱好发展,我看我是‘破罐子破罐’了,连一点机会也没有。3:30的时候总算完成了这项‘艰巨’的任务,明天拉出来吧,今天已经没有力气了,用冰冷的手摸摸两个大眼睛,还好,没肿,去洗手间照照镜子,我最怕出现‘熊猫眼’了,才几岁的小姑娘,弄得跟老太婆似的!空闲之余,考虑下一步再做什么,轻松一下,想事情;女孩子最会想事情,因为女孩子脑袋里多了一根筋!这是什么逻辑?呵呵,朋友就是这么评价我的,他常摸着我的脑袋瓜,告诉我:想说什么说什么,拐弯抹角的,难过死了。我就是喜欢这样,说话含蓄有什么不好的,至少尴尬了可以给人找个台阶下啊。

  将近5:00,就等着下班了。想吃东西,溜到人事部,到人事部主管那里‘偷’两个桔子吃吃,反正平时和她关系不错,应该没关系吧。关机子的时候,朋友车子停在外面,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流,匆匆锁了门去换衣服;走到他面前时,给我一个炸鸡腿,快流口水了,天知道我早饿了;

  “过份哪,去吃肯德基也不叫上我!!!”

  “你没下班,留给你也一样嘛。”

  “也没差这么一点时间是不?”

  “好了,你‘大人不计小人过’,下次我不敢了!”

  这个男人,听了这句差点没让我喷饭。

  “走了,回家,冷不冷,脱件衣服给你穿?”

  “不用了,一下子到家了。”

  “今天去打球吗?”

  “不去!”

  “哎,没尽!”

  “自己答应过我的,不许骗人,以后都不理你了!”

  “······”不语。

  回到小区门口,哆嗦了几下,就快步跑上楼,朋友后面喊着我,也没听到。妈早做好晚饭坐在那里看电视了,然后,剩下的就是:我和朋友两人在那‘狼吞虎咽’!

    

    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